哈利路亞(2):應用 Hallelujah (2): Usage

Hallelujah在上一篇文章,我們提到『哈利路亞』的意思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這是希伯來文的一個句子。它不是一個術語,甚至不是一個成語,只是普通的一句話。當然,呼籲人讚美神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而且因著聖經的使用,它也可能已經成為一個術語或成語;但是這裡所謂的普通,是指從文法和語言的角度來看,它是很普通及簡單的一句話。

換句話說,你可以把它想成任何一個語言,中文也好,英文和好,德文也好,但是它是一句話,意思就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習慣這樣想之後,應用時就會自然的注意到合適的用法。 Continue reading

哈利路亞(1):字義 Hallelujah(1): Meaning

Hallelujah在讀大學的時候,我讀了一本關於『詩篇』和讚美的書。它不是一本解經參考書,而是關於詩篇和敬拜的書。日子已經過了很久,我已經忘記書名和作者的名字,只記得是一本不錯的書。

也因為這本書提及,所以我很早就知道『哈利路亞』這個詞1的完整的意思。之後有時候我發現,雖然大部份基督徒都很熟悉,也用過『哈利路亞』這個詞,但是卻不一定知道這個詞按字義到底是什麼意思。 Continue reading

六個對立的總結 Summary of 6 Antitheses

AntithesisSummarySlide在登山寶訓裡,耶穌提到了六個對比,或稱六個對立。我們之前已經個別看過那些對立,在這裡就做一個整體的總結。

因為視頻本身是個總結,所以這篇文是總結的總結,所以會非常簡短。細節都在視頻裡面。 Continue reading

你們要完全 Be Perfect

經文:馬太福音 5:48

BePerfectImage聖經記載耶穌說『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問題是,人真的能夠做到像天父一樣的完全嗎?常有人對一節經文和登山寶訓的一些教導提出問題,說聖經的教導,到底是不是人能夠做得到的。 Continue reading

愛鄰舍、恨仇敵? Love Your Enemies

經文:馬太福音 5:43-48

人活在世上,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完全沒有仇敵。不管我們怎麼做,總會有些人不喜歡我們,或因為某種情形和關係,敵對我們。這會給我們增加了很多的煩惱,甚至苦楚。但是耶穌教導我們愛仇敵、為他們禱告、學習天父的恩慈。這是我們都必須學習的功課。

這次討論的經文,說到當時有話說,『愛鄰舍、恨仇敵』。愛鄰舍的出處很明顯,是引用利未記19:18。但是利未記的經文和內容都沒有提到恨仇敵,那麼『恨仇敵』的觀念到底是從哪裡出來的?耶穌時代或之前的猶太人到底怎麼解釋舊約聖經,才會產生『恨仇敵』的教導來? Continue reading

以眼還眼?(三)An Eye for An Eye? (3)

經文:馬太福音 5:38-42

Smiley10a在上兩個視頻裡,我們談了登山寶訓在歷史上的一些不同的看法。我們也從上下文,包括舊約經文,來對『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做個解釋,希望是個合理的解釋。在這個視頻我們會解釋一些經文的細節,也把一些細節和路加的記載比較,並且簡單的討論一下兩者的異同。 Continue reading

以眼還眼?(二)An Eye for An Eye? (2)

經文:馬太福音 5:38-42

Smiley10b舊約律法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但是耶穌卻說『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這兩個教導之間好像有衝突。這個衝突應該怎樣調和?基督徒又應該怎麼做?是照舊約說的以眼還眼呢?還是照新約說的,讓人打了再打?

很多時候我們覺得一節或一段的經文難理解,是因為我們把它抽出來單獨的解釋。這一節大家都很熟悉的經文,『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也常常被抽出來單獨的講,所以才造成各樣的誤解。 Continue reading

以眼還眼?(一)An Eye for An Eye? (1)

經文:馬太福音 5:38-42

Smiley10a如果有人打你的右臉,你會不會轉過頭來,讓他再打你的左臉?如果你知道有人想偷、想搶、或想騙你的錢,你會不會把雙倍的錢送給他?這樣做這到底是不是主耶穌的教導?如果是耶穌的話教導,你會不會照著做?如果不是的話,那到底主耶穌教導的是什麼?

登山寶訓常被稱為基督徒行為的準則。主耶穌為他的門徒及今天的信徒立了崇高的標準。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許多人卻覺得一些的標準(或要求)實在是極度的高,像是正常人不可能做得到的。所以許多人會問基督徒一個問題:如果有人打你的右臉,你真的會轉過頭來讓他打你的左臉嗎? Continue reading

手能拿蛇(六):解經的一點反思 Snake Handling (6)

美國南部有一些極端的教會,相信聖經應許基督徒可以手拿蛇而不遭害。大約一個月前,有一位牧師在聚會時被毒蛇咬,又拒絕求醫而死了。我因這件事寫了幾篇文章,討論了新約聖經裡常被引用來作為手拿毒蛇的依據經文。寫到這裡,我想也該做個總結了。

遺憾的是我們不能挽回那位舉蛇牧師的性命。老實說,我們也改變不了那個教會的信徒的看法。1我開始寫時覺得是那樣,現在感覺仍然一樣。問題是,如果都已經知道改變不了什麼,那為什麼還要寫這一系列的文章? Continue reading

手能拿蛇(五):馬可福音結尾的一點補充 Snake Handling (5)

上文談到了馬可福音結尾的問題,也提到這個問題容易引起爭論或情感上的衝擊。主要原因是因為這段文字,就算不是原作者寫的,它也跟著馬可福音將近兩千年或已經兩千年了。不少教會用它來做傳福音和宣教的經文,一些教會用它來做受洗的依據。當然,也有一些極端的教會,用它來作聚會時手拿毒蛇的支持經文。所以我們很容易理解,談到這段文字不在原手稿裡的時候,就會引起一些的不滿。

因此,對這段歷史悠久的文字,我們還是需要討論一下它之留在聖經裡面的原因,和我們今天應該如何使用這段文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