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的神:我們心靈的渴慕(1)

『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詩 42:1)很多基督徒都熟悉這一節經文所表達對神之渴慕之情,但這節經文也顯示了內心的乾渴以及心中的鬱悶;而這乾渴鬱悶的原因,至少部份是因為作者不能到殿中敬拜朝見神(42:4)。

先談談乾渴鬱悶的情形。這首詩篇1帶著深深的哀嘆,用字充滿憂傷,如『眼淚』、『悲傷』、『憂悶』、『煩躁』、『哀痛』、『骨頭好像被打碎』、等。這首詩也被稱為『最具憂愁美的詩篇之一』(”one of the most sadly beautiful in the Psalter”)。2

然而為什麼會那樣的乾渴鬱悶?雖然我們不能確定這首詩的背景3,但我們可以看到詩人感到憂鬱的,是他不能與眾人在神的殿中敬拜、守節、事奉、並朝見活著的神(『活著的神』和合本翻譯為通用的尊稱『永生神』,但如果我們意識到原文的直譯是『活著的神』,那也會使我們對這段經文有不同的理解和感受)。4

這兩方面(公眾的敬拜及朝見活著的神),是信徒屬靈生命的需要(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清楚地意識到這需要)。這兩方面也是互補的:敬拜的中心無疑的是神,但是敬拜者的齊心及感動人的的儀式卻能增添敬拜者的喜樂滿足。5

公眾的敬拜:神是活神,也無所不在,所以我們可以自己一個人敬拜他,也可以一個人在內室裡與他交談,但是與眾聖徒在神設立的地方一起敬拜,是合乎聖經的,也是信徒心靈的需要之一。

朝見活著的神:雖然群體的敬拜很重要,在舊約時的守節及獻祭也都是當作之事,但敬拜的人還是應該清楚知道他不只是在行一些禮儀。在新約的我們,也不單是享受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或人多的氣氛,或音樂帶出之激情。敬拜的人還是應該清楚的意識到,有一位活著的神在那裡,而我們是來朝見他、敬拜他、尊崇他。

沒有好的敬拜及內心的朝見神,我們的生命就會乾渴。反之,如果我們沒有那樣的渴慕,很可能我們已經處在乾渴的狀況中而渾然不知。

但願我們都在敬拜中朝見我們的神。盼望我們渴慕他,也渴慕那樣的渴慕。

 

寫於 2018/6/18, 時在東南亞探親


詩篇 42 篇

1 〔可拉後裔的訓誨詩、交與伶長。〕 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2 我的心渴想 神、就是永生 神.我幾時得朝見 神呢。
3 我晝夜以眼淚當飲食.人不住地對我說、你的 神在哪裡呢。
4 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 神的殿裡、大家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
5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 神.因他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他。
6 我的 神阿、我的心在我裡面憂悶.所以我從約但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
7 你的瀑布發聲、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
8 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 神。
9 我要對 神我的磐石說、你為何忘記我呢.我為何因仇敵的欺壓時常哀痛呢。
10 我的敵人辱罵我、好像打碎我的骨頭、不住的對我說、你的 神在哪裡呢。
11 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 神.因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臉上的光榮、〔原文作幫助〕是我的 神。

  1. 在原來的希伯來文,詩篇第42及43篇可能是連在一起的一篇詩。
  2. Derek Kidner, Psalms 1–72: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Vol. 15),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73), p. 182.
  3. 因為詩中提到敵人的欺壓,可能我們會想到被擄時期,但一些解經家也指出其他的可能性,如國家背道敬拜偶像的時期,或個人的病痛難處等。參 Peter C. Craigie, Psalms 1–50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Vol. 19), (Dallas: Word Incorporated, 1998), p. 325.
  4. 原文 אֵל חַי(ël Häy),直譯有『活著的神』、『常活的神』、『永活的神』、『長存的神』及類似的意思。
  5. 參 Kidner, ___, p. 183

Comments

活著的神:我們心靈的渴慕(1) — 1 Comment

  1. Makarios老师您好,

    再次谢谢您抽出时间来分享经文《诗篇42》,读后获益甚多,十分感激。
    “永生神”和“活着的神”,读起来真的感受不同。再谢。

    黄国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