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過後的讀經

歷史事件很難給下個定論。明天是基督教改革五百週年紀念日,有些人慶祝基督教會脫離因政治原因及不正確解經而進入的黑暗時期,但也有人嘆息基督的身體分裂了五百年。1

這樣講或許有些人會有不同看法或強烈的意見,但是天主教會和路德宗教會都這樣表態了,我就不多說話吧。2

在字句上,我也不會說當初天主教會錯了,而我們是對的。當初沒有更正教會,那時候教會就是教會。如果我們是基督徒,教會歷史是我們信仰的歷史。教會錯了就是你我犯錯的歷史。3 當初我們犯錯了,希望現在已經改得好一點。這樣想一方面會使我們謙卑一點,另一方面會使我們更迫切地反省我們到底錯在哪裡、如何改正。

在這紀念改革500週年的時候,太多事情可談,也不可能全都談。我只想提一下關於信徒對聖經的理解之問題,並且教會在這方面到底做到了什麼,或該做什麼。

  • 如果教會只做到盡力按照正義解釋聖經,即使是教會所有講道或教導聖經的人都做到這一點,那我們只達到人對教會和講聖經的人之信任。但是教會和人既然不能無誤,那麼引導人只是引到信任教會和專職人員的解經,是不是和改革之前本質上沒有什麼分別?
  • 如果信徒不能理解聖經,我們的解決方法只是鼓勵有心的人到神學院教唸書,那麼懂聖經的人比較多還是出來事奉的專職人員。或許有一批一批的專職人員或神學家出來事奉,但那畢竟還是少數,一般信徒對聖經的理解還是有困難。最後聖經還是專職人員才能懂,這個情形不是與改革之前沒兩樣?
  • 時下流行或熱門的解經法,常說不需要再考慮聖經原來的意思,而很多教會或有意或無意的也跟著在唱同樣的調調。如果解經不需要照聖經原來的意思,而可以照我們的喜好解釋,或因我們的利益來扭曲,那我們豈不是一樣的黑暗?

所以教會不能以教好聖經為滿足(很多教會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單單教好聖經,最多可以稱作僅僅合格的教會吧。我個人認為教會除了教導聖經,還要教導信徒如何分辨解經的對錯。不是每一個信徒都會去學習到成為解經家,但每一個有心的信徒都應該可以做到分辨解經的對錯。這對信徒個人的讀經,聽道的分辨能力,及繼續追求的方向都會有很大的影響。教會在這方面要起引導的作用,而教會本身要用心思考,努力策劃,勇於嘗試新的教導方法,4  以達到在這方面有所貢獻。

不然,改革都已經500年了,本質上還是一樣,到底改革了什麼?

盼望神的教會,不是帶著一種『反正信徒長也長不到哪裡去』的心態,而是在主耶穌還沒再來之前,繼續努力的裝備信徒,使信徒『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5

 

(寫於基督教改革500週年紀念前夕)

註:這篇短文只是一些感想,解釋不了我的感想的每一個細節。如果你有問題、意見、或不同意的地方,歡迎你在文後留言。

  1. 但我們必須理解,當初馬丁路德及其他改革家並無意于脫離教會,只是盼望及呼籲教會改革。
  2. 我這樣寫並不是要表達什麼,只是表達我不想表達。短文總不能討論所有事情。
  3. 無論我們討論歷史、神學、解經、或原文,都不能離開當時的歷史,不然就會犯時代錯誤之謬誤(fallacy of anachronism),就是用現在的情形來解釋當時的情形。
  4. 單單把神學院課程稀釋後,在教會教導,是達不到效果的,因為多數信徒來教會不是來上課,所以效果只能達到少部分信徒。這方面盼望以後有機會再探討。
  5. 以弗所書 4:13

Comments

五百年過後的讀經 — 4 Comments

  1. 謝謝分享, 嚴肅的研經態度是一種習慣與態度!兩點淺見回應;
    1. 約翰加爾文是一位平信徒,他寫的基督教要義幾乎回答歷代宗教哲學所問的的問題,現在聖經希臘文注釋與希伯來文注釋的書不少,給有心研經的人多一點原文的背景! (不一定要去神學院唸希臘文?!)
    2. 證道一方面是教導, 二方面是詮釋聖經.生命經歷與教會服事歷練(資歷)不夠的人, 往往是在雲上講解與信徒生活無關的神學,這也可能發生在認真研經的人的證道上! 如果可能把證道文PO 在fb上來讓人評價, 也是對牧師的激勵!!

    • 謝謝黃牧師的留言!黃牧師多年來也在解經上開導信徒,相信主必賜福、使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