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我成為福音的同夥(福音的 συγκοινωνὸς)

CoPartner1

經文:哥林多前書 9:15-23

福音是怎樣的福音,我們就是怎樣的人。福音的本質和我們的生活應該是一致的。而且重點還不是我們怎樣,重點和目的是別人也認識並接受福音。

保羅稱這樣的心志為『作福音的同夥』。

初期教會面對一個特別問題,與基督的自由及舊約的律法有關:舊約的律法是神所賜的,但基督的救贖卻使人從律法中得到了釋放。問題就是信了基督的人,尤其是外邦的基督徒,須不須要守神賜給猶太人的律法?需不需要行割禮、守安息日、及遵守食物方面的規條?

雖然教會有為此事進行激烈的討論(參使徒行傳 15:1-31),但從使徒行傳和保羅書信中,我們知道教會在成立數十年之後,這行不行律法的問題仍然存在。雖然使徒們清楚這方面的真理,但要達到教會及信徒真正理解這些真理及知道怎麼做,還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

在這種環境之下,保羅說『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他也解釋他這樣做的原因:『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以使我成為它(福音)的同夥』(23節直譯)。1 2 換句話說,他願意他的生命和事奉,都與福音有相同的性質。福音怎樣,他希望自己的生命和事奉,也是那樣。3

如果福音是給沒有猶太律法的人,那他也可以做沒有律法的人,雖然他也說在神、在基督面前,他是在律法之下(換句話說,他並不是過無法無天的生活)。

但是既然福音也是給在律法之下的人,所以他也可以做律法之下的人,雖然他也說他並不是在律法之下(換句話說,他知道基督救贖所帶來的自由已經使他脫離了舊約的律法)。

不在律法之下,卻也在律法之下;向甚麼樣的人,作甚麼樣的人,目的是要人得著基督的救贖!

我相信今天的教會和基督徒,也應該從這段經文中學習功課。今天我們的問題不再是守不守猶太人律法的問題,但是今天的教會還是存在很多傳統與自由的衝突。4 有些人堅持某些傳統,有些人則堅持反對傳統。

今天我們需要真正的理解聖經,從聖經的觀點來分析傳統是否合乎聖經。在沒有違反聖經教導的原則之下,我們也學習向甚麼樣的人,我們就作甚麼樣的人,學習使我們的生活與福音的性質成為一致;凡事從福音的角度想,凡事為別人的好處想,凡事願人同得基督的救贖。

但願我們都作福音的合夥人(sugkoinonos)!5


附註

哥林多前書 9:23 是不容易直接翻譯的一節經文(雖然所表達的意思,從上下文來看倒是明顯的)。 這節經文的直譯是『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使我成為它(福音)的 sugkoinonos)。 Sugkoinonos 的意思是『同 koinonos』。我們知道 koinonos 有很廣的意思,在這裡主要的選擇有兩個:

  • 指『同參與者』(co-participant),就是一同傳福音的夥伴。
  • 指『同有份者』(co-partaker),就是指一同蒙受福音好處的人(即同得救的人)。

從內容來看,保羅不是在說他所做的一切,是為要使其他人能成為他傳福音的同工,所以這裡的 sugkoinonos 應該不是指『同參與者』。

如果 sugkoinonos 指『同有份者』,即同蒙救贖的人,這就和內容比較相符合,因為22節也提到要救些人。但問題是保羅不是說他們成為 sugkoinonos,而是說為使他自己成為福音的 sugkoinonos!難道保羅說他為福音所做的一切,是為使他成為蒙救贖的人?這也講不通!

所以解經家 Thiselton 認為保羅所說的『成為它(福音)的同夥』,是指他和福音是一致的。Thiselton 也提到另一位解經家 Fee 的看法。Fee 認為18節所提的也是類似的觀念,就是保羅認為既然福音是免費的,所以他傳福音的時候,也要『叫人不花錢得福音』;換句話說,他的作法和福音的性質是一致的。Thiselton 認為在23節時,保羅還是在講同樣的觀念:福音是給律法以下的人,所以他可以作律法以下的人;同時福音又是給律法以外的人,所以他也可以作律法以外的人。這就是保羅所謂的作福音的同夥。6

希望這一節聖經的直譯,可以使我們更理解及感受到保羅的心志,但是就算不是這樣翻譯的話,這段經文的內容還是表達了同樣的意思,所以這一篇文章,倒不是單單基於一個字或是一個短句的翻譯。


『但這權柄我全沒有用過.我寫這話、並非要你們這樣待我.因為我寧可死、也不叫人使我所誇的落了空。 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 我若甘心作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經託付我了。 既是這樣、我的賞賜是甚麼呢.就是我傳福音的時候、叫人不花錢得福音、免得用盡我傳福音的權柄。 我雖是自由的、無人轄管、然而我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為要多得人。 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 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 神面前、不是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 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 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 (哥林多前書 9:15-23)

“πάντα δὲ ποιῶ διὰ τὸ εὐαγγέλιον, ἵνα συγκοινωνὸς αὐτοῦ γένωμαι.” (1Cor 9:23 BGT)

  1. 多數譯本沒有這樣直譯,因為不容易理解。我們會在附註中討論。
  2. 這裡的『它』和前面的『福音』一樣,都是中性單數,所以『它』是指『福音』。
  3. Anthony C. Thiselton, The First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a Commentary on the Greek Text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0), p. 707.
  4. 照理說問題應該不是那麼大,因為傳統畢竟和舊約律法不一樣。舊約律法是從神來的,而很多教會傳統並不是直接從聖經而來,只是因為年代久了,就和聖經的教導混在一起,不容易分開。
  5. 希臘文 συγκοινωνὸς,音 soong-koy-no-nos。
  6. Thiselton, The First Epistle to the Corinthian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