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能拿蛇(六):解經的一點反思 Snake Handling (6)

美國南部有一些極端的教會,相信聖經應許基督徒可以手拿蛇而不遭害。大約一個月前,有一位牧師在聚會時被毒蛇咬,又拒絕求醫而死了。我因這件事寫了幾篇文章,討論了新約聖經裡常被引用來作為手拿毒蛇的依據經文。寫到這裡,我想也該做個總結了。 遺憾的是我們不能挽回那位舉蛇牧師的性命。老實說,我們也改變不了那個教會的信徒的看法。1我開始寫時覺得是那樣,現在感覺仍然一樣。問題是,如果都已經知道改變不了什麼,那為什麼還要寫這一系列的文章? … Continue reading

手能拿蛇(五):馬可福音結尾的一點補充 Snake Handling (5)

上文談到了馬可福音結尾的問題,也提到這個問題容易引起爭論或情感上的衝擊。主要原因是因為這段文字,就算不是原作者寫的,它也跟著馬可福音將近兩千年或已經兩千年了。不少教會用它來做傳福音和宣教的經文,一些教會用它來做受洗的依據。當然,也有一些極端的教會用它來做聚會時手拿毒蛇的支持經文。。。。

Continue reading

手能拿蛇(四):有記載還是沒記載? Snake Handling (4)

之前我們談了保羅在米利大被蛇咬的經歷,也談了耶穌說的『踐踏蛇和蠍子』的權柄。現在我們來看另一處的經文,就是舉蛇教會最常引用的經文,馬可福音16:17-18,『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手能拿蛇。。。』

反對舉蛇的人,見到這一段經文,通常的解釋是認為我們不應該試探神,但其實對這一段經文,我們有更好的解釋:按照今天我們對聖經古抄本的認識,這段經文在聖經原手稿裡是不存在的!

Continue reading